[Log On]  |  [Register]  |  Gmail  |  yahoo!mail  |  hotmail  |  qq  |  雅虎天气  |  本页二维码
山上的样式
2016/8/3 10:56:10
读者:6566
■慕圣

生命季刊 第20期 2001年12月

 

 

 

山上的样式

 

/慕圣

《生命季刊》第20期

   

他们供奉的事,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,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,蒙神警戒他,说:“你要谨慎,作各样的物件,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。”(希伯来书8:5)

 

一、山上样式的重要性

 

出埃及记24 章中,神召摩西上西乃山顶,在那里神把律法、条例、典章指示给摩西,又把建造会幕的样式启示给他。因为摩西顺服神的旨意,听从神的命令,能够爬到山顶,伏 在神面前,神才把事奉的样式显明给他。当他下山的时候,耶和华对他说:“要谨慎作这些物件,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”(出埃及记25:40);换句话 说:你要谨谨慎慎地按神的法则事奉神。这法则不是从经验里面得到的,不是从思想里面想出来的,不是从世上学问智慧得到的。这个法则是神所定的样式,按这个 样式的事奉才能蒙悦纳,这才能蒙祝福,才能有道路、有工作、有得胜的前途。

 

耶 和华指示摩西以后,又叫他把那么多的百姓领到山底下,并划了界线,不准百姓越过;然后带着七十位长老上了西乃山。爬到半山坡,耶和华又指示他,让他把长老 们留在半山坡上,只带着约书亚上了神的山,在云里俯伏在耶和华面前四十昼夜。申命记九章九节告诉我们,这四十昼夜他没有吃饭,也没有喝水。这里是说:要和 这个世界隔离(进入云里)、和人情隔离(与百姓分开)、和传统隔离(与长老们分开),不计时间地伏在耶和华面前,等候神启示。一直经过了四十天,他的里面 肯定没有血气了,没有自然律的要求而完全在神的宝座面前伏下来了,这时候,耶和华才把那个事奉的样式逐步地启示给他。

 

摩西凭着这一个样式,下山以后,建造起会幕,教训百姓,指示百姓当怎样事奉神。根据这个事奉,他们蒙了祝福,得了神的怜悯。

 

今天,我们凭摩西这个脚踪细想一下,摩西是怎么样得着山上的样式的?

 

首 先,我们可以看出来,一个事奉神的人,如果没有山上的样式,就事奉不好。一个不懂得山上样式的人在事奉神,肯定会闹出很多乱子来,就如现在我们看到的各样 异端、极端、偏差等等错误。有些人不是不热心,不是不肯付代价,也不是缺少吃苦的心志,更不是不愿意爱神,但是他们自己的热心给神的工作带来了很多麻烦和 损失,使神的儿女们无所适从,找不着长进的道路。

 

我们仔细考查一下就明白了,这些人得的亮光,做的工作,都不是属于山上的样式,而是从肉体里面来的,是从热心里面来的,或者说是自己想出来的。

 

早 几年,有一个弟兄告诉我说:“我们这里有一种‘禁戒嫁娶派’”。我问他们信的是什么内容。他们说:“因为主耶稣快来了,我们不能被家庭累住了。人的犯罪、 失败、跌倒,家庭是主要的因素,特别是男女之间的关系占主要的成分。因我们要等候主耶稣来的缘故,所以要打破这一关,戒除肉体的私欲,就要禁戒嫁娶,专一 清心地等候主耶稣来。”

 

弟 兄姐妹,要是从外面看,他们这样的做法很虔诚、很爱神。他们不做生意,家里不积蓄一个月以上的粮食,衣服穿得也很简单,一洗一换,不准有第三件。平时不准 和外邦人讲话,因为一讲话就是与外邦人混杂了。其中有一个地方,连外邦人井里的水也不吃,因为井是人工挖的,就不好了;河里的水是流动的水、自然的水,是 神赐给他们的。他们还特别喜欢雨水,每逢下雨的时候,他们用很多盆盆罐罐来接水,以供吃用;吃完了以后,再跑很远的地方,五六里甚至七八里的河里挑水来 吃。还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。为什么呢?他们等候耶稣来,为使自己更圣洁、更专心。就这种情况,真还有不少的信徒相信,跟他们走。这仅仅是一派所表现出的 一种不正常的现象,此外还有“重生派”、“呼喊派”、“多次得救派”、“独一真神派”、“三位一体真神派”等等。他们的表现也很特殊,追求很多超奇的“经 历”,什么“异像、异梦”、“被提见天父”、“专求复活”、“大声呼喊主才能听见”等等。

 

为 什么会发生这些错误?当我们回到主面前思想,再打开主的话一看,就明白了。原来他们所做的这一切工作,不是照山上的样式,而是人发明出来的;不是神启示给 他们的,不是从神那里得的亮光,不是从神话语里面来的。他们的热心是他们自己的自表敬虔、克苦己身、标新立异。所以各位同工,你要想事奉神,如果你里面不 懂得山上的样式,你的事奉就的确是很危险的。圣经告诉我们说:我们的神是烈火,是忌邪的神,在亲近祂的人中间要显为圣(申命记4:24;利未记10:3)。

 

前 些日子在某地,见到别处去了好几位弟兄姐妹,他们是“耶稣再来派”,说耶稣再有两年半就要回来了。他们头一次到该地,不到三天就轰动了该地的基督徒,都认 为来了一些很忠心的神的仆人、神的使徒,因为他们到了弟兄姐妹的家里,不问安,不讲话,找一个地方就跪下祷告,一直祷告到晚饭的时候才起来,仍然不讲话。 吃完饭再跪下祷告,直到聚会讲道的时候。他们两个人,一个讲道,一个在后面祷告;他讲累了,就去祷告,另一个人就接着讲道。该地的基督徒没有见过这样虔诚 的人,且都是年轻的。他们讲道的时候,圣经熟得不得了,全是背圣经章节。所以很多人都受感动,都想听他们讲道,恭维他们说:“这是真正的传道人,这么虔诚 啊!圣经这么熟!”

 

但是几天过去,他们的谬论出来了:“属灵人能参透万事,你们不属灵就不知道。圣经上说主来的那日子、那时辰没有人知道。虽然是这样说,但因我们属灵,圣灵就告诉我们:两年半后,主要来了。”

 

这 真是奇谈怪论。凡有生命经历的基督徒,都能看出来这是谬论。所以从表面来观察一个人对与不对,那不是标准。可能他的经文很熟、字句很通,但你不要忘记,圣 经上说:字句叫人死,惟有灵才叫人活,叫人活的乃是灵,肉体是无益的。所以,只在乎灵,不在乎仪文。如果里面没有亮光,和神的交通不够密切,得不着里面的 光照启示,没有山上的样式,无论怎么说得属灵、做得敬虔、会事奉主,仍不能不出错误。不懂得神在我们身上作工的规律是什么、方法是什么,我们就看不见这个 山上样式的重要性。

 

再 转过来说,我们之所以里面黑暗,是因为我们软弱、疑惑、有重担,里面没有得着山上的样式,不懂得究竟怎样事奉神。遇见问题就不知道怎么认识、怎么相信、怎 么持守、怎么解决。例如,当我们里面有了山上样式的时候,当我们犯了罪,只要把牛牵来交给祭司,我们按手在牛头上面,然后祭司把牛宰了献祭,我们的罪就得 赦免。有时问题很严重,疑惑没有办法解决,只要到大祭司跟前来,把问题告诉大祭司,他经过祷告,把乌陵、土明拿出来,就可以解决疑惑,知道应当如何行。这 是山上的样式把道路指明了,是山上的样式把事奉的法则指明了。

 

各 位弟兄姐妹,我们都是开始事奉主,也是在学习事奉主。我说,这第一步很重要。我早些年的时候,不懂得事奉神的法则,总认为一个青年人归主以后,只要他很有 口才、很有学问,我就认为是一块好材料,赶紧栽培他学讲道、领唱诗——派到这个地方学讲道,明天到那个地方教唱诗。这一讲道、一唱诗,张弟兄恭维、李姐妹 称赞,他自己就大起来了、高起来了,他认为自己真是大布道家了,很属灵了。可是不到两三年,却倒下去了。为什么呢?经不起工作的试探、爱情的试探、利益的 引诱,总归是站不住脚了。

 

当 时我也起了怀疑,心想:“主啊!这些人是假信徒吗?他们传的不是福音吗?为什么当初那么热心,现在倒下去了呢?”我很希望他们都能够重新站起来,成为主合 用的器皿,传福音、带教会、帮助信徒,那该多好啊!但再也扶不起来了。有很长时间我里面困扰得很,不懂得其原因何在。经过神的对付、造就、搓磨以后,从我 的生命里面看见:“错了!我是不懂得事奉神的法则,是想把天然的东西放在属灵的里面,把旧造的放在新造的里面,用新布来补旧衣服,这不能不失败。”

 

所以,我们青年的弟兄姐妹们,不要把眼睛放在工作上,不要急着为主做大事、作大传道家,那样是很危险的。这话不知你们能否领会?或许有人会发问:“为主传道还危险吗?为主发热心还危险吗?”我说:“是的,灵里面不对是很危险的。”

 

拿我自己做个例子来说吧!

 

我 在青年时期,按外边看,也是很热心的、很追求的。礼拜天我从来不到任何娱乐场所去;别人到礼拜堂里去,我也不肯去,只想独自上山去祷告、读经或到农村去传 福音。从外面看很热心,但是里面呢?有一个心愿:“我要作一个大传道家。”我到山里面祷告、读经,然后就对着山讲道、对着河讲道、对着树讲道。这是为什么 呢?——要想练习作个大传道家,一鸣惊人,可以震动全国、震动全世界。这种雄心其实是野心,自己暗想:“因为主不让我在世上争名夺利,不让我当官,那么我 在教会里面、在主的工作上,我要爬上那最高的台阶,要别人看是个大属灵人、大布道家,不然我就枉活这一生了。”甚至还自己美其名曰“是不辜负神的恩典,不 亏缺神的荣耀。”其实里面正是在偷窃神的荣耀。结果看来是努力长进,其实浪费了多少年的光阴。

 

但是神知道我的道路应当怎么走。当初我蒙恩的时候,父亲对我说:“孩子,你不要求主怎么使用你,你要迫切祷告,叫主引导你一生走正路。”我当时不理解什么叫正路,以为作大传道人,就要读神学,作一个神学大博士,讲一堂道下来能领三千人悔改,这就是正路了。

 

“我 不是爱世界啊!我是爱教会里的工作。”其实,这正是一个隐藏的世界──更恶毒的世界。我却不认识、不领会。但因当初蒙恩时的祷告蒙神悦纳了,父亲为我也付 了不少祷告的代价,叫神引导我一生走正路,跟从他、事奉他。所以神就把我的“理想之杯”打掉了,把我属世的前途拿掉了,无路可走。我的心痛苦得很,以至向 神发出哀声,发出埋怨:“主啊!我怎么事奉你啊!不是我不跟从你,而是我跟不上去了。这种环境还能为你传道、为你传福音吗?你不要我跟从你吗?你不给我开 出路,又把我的路断了。”就这样埋怨主、责怪主,还自以为神不如我聪明,神的计划、智慧还没有我的心愿好哩!哎呀!真是可怜得很!

 

但 神真有丰盛的慈爱和忍耐。他按他的计划在我身上一直作工。到了有一天,外面的雄心、野心、骄傲、热心、愿望、理想、幻想,统统都给磨掉了,只剩下一个“土 明”、“乌陵”了。这时里面亮了:“主啊!这才是正路。事奉你是照你灵的带领、引导,叫我里面在你的工作上面不敢有我的愿望、我的幻想、我的打算以及习 惯、传统,更不敢借着你的工作,让我去得点荣耀、得点享受。”这不是我的灵性高深、看得清楚而不敢,而是里面害怕神是烈火,还害怕自己再陷入诡诈、败坏里 受咒诅,所以慢慢地才肯伏在神的手下。

 

虽然如此,里面的反复还是有的。总的说,方向算是定准了,知道光是从里面来的,道路是在里面的,事奉也在里面,不在外面。如果里面没有亮光,里面没有圣灵,里面没有认清主的旨意,在神看,外面一切的一切,都等于零,算不得虔诚,算不得事奉,算不得遵行神的旨意。

 

主 耶稣在世界上的时候,也一直注意这一点。他那么痛责法利赛人、文士;按当时的社会讲,没有人敢指责法利赛人。法利赛人在当时的人看,是很好的。他们穿衣服 佩戴经文,走路都不敢随随便便;他们的眼睛不随便乱看,直往前走,甚至碰见亲友也不同他们讲话,怕眼睛被引诱了。他们一个礼拜禁食两次,外出后回到家里必 要洗手、洗脚,怕沾染污秽了。照规矩献收入的十分之一,甚至吃的菜也献十分之一,等等。这么认真,能不是好教徒吗?能不是敬畏神的人吗?但主耶稣说:“你 们法利赛人有祸了。”那些律法师呢?他们自以为已谨守神的律法。主耶稣说:“律法师有祸了!外面好看,里面却满了死人的骨头。”

 

主 耶稣为什么痛恨、责备假冒为善的法利赛人?是因为他们外面模仿一套、伪装一套、想像一套,而里面没有生命之光,不懂得圣灵的引导、圣灵的工作,所以外面的 一切,只能把别人带进假冒的陷井里,招来神的痛恨。就他们本身来讲,他们以为这样就是虔诚事奉神了,结果他们成了迫害、杀害神儿子的凶手、拒绝救恩、拒绝 神旨意的人。可怕不可怕呢?

 

扫 罗没有蒙召以前,并不是个坏人,更不是道德败坏、放荡无度的青年。他是法利赛人,是最虔诚的。按他们的教门讲,有最严谨的规矩。他是在最高阶层的拉比、教 法师迦玛列门下受教,真是个思想圣洁、年轻有为的人。他的热心给神的教会带来了迫害。但他还不满足,还要为神大发热心,带着本国的文书往外邦去捉拿基督 徒,务必把他们铲除净尽。他越发热心,就越破坏神的工作;越热心,就越拦阻神的旨意。

 

这说明了什么?说明一个凭肉体、凭外表来事奉神的人,不可能不出错误,也不可能不往错误里发展。所以我说,一切异端、极端、错误、偏差的根源,都在一点上面。总的一句话,他里面没有山上的样式。

 

亚伦是大祭司,他已经够圣洁了,他的一切工作够正确了。但因没有山上的样式,就犯了一件顶大的罪──造金牛犊,带领百姓拜金牛犊。

 

今 天我们讲,拜金牛犊是个罪,这很容易理解。在当时,众百姓没有这个分辨力,再加上领他们出埃及的摩西不见了,他们又是在旷野,要想事奉神,就需要找一个事 奉的对像,他们就把埃及的神拉出来了──认为埃及人拜金牛犊比他们的宗教好。所以亚伦把埃及的宗教拿出来了,把金牛犊高举起来了,叫百姓在金牛犊面前又吃 又喝,唱歌跳舞,好像过着很好的属灵生活了,其实是犯了顶大的罪。

 

所 以,亲爱的同工们,你们要从这里得到教训:任何问题都不能从脑子里求解决,不能从人的传统里求解决,必须要在里面得着山上的样式;否则,即或从外面学到一 些样式,因你里面未必有生命之光,其结果未必能真正地喂养信徒的生命。有生命之光,有山上的样式,才能引导百姓真正有效地献祭事奉神。

 

二、清楚神的呼召

 

我们再看看摩西是怎么样得到山上样式的。

 

首先要清楚,一个事奉神的人,是自告奋勇的呢?还是被神呼召来的?这是很重要的问题。一个承担神工作的人,呼召的问题不明确就事奉不好。

 

我认为一些在属灵方面犯原则性错误的人,他们的道路、他们的脚踪、他们跟从主的起点,大部分都是在蒙召的问题上不明确。

 

比方“XX 派”的那个发起人,曾经给他的信徒讲过一句话:“一个人在世上不干一番事业,就枉活一生。”他这话,从人来说,很有志气;从属灵的原则看,有极大的错误。 他要发明一个新道理,说:“基督教会派,各派有各派的信仰重点,像浸礼会注重浸礼,信义会强调因信称义,自立会着重自立自养。我们不能跟着他们跑,我们也 得有我们的信仰重点,表明我们和他们不一样。”于是就“发明”一个“XX派”──要凭据、发声音、看异像,从感觉上来证实他们的得救。有的人因得不到重生 的凭据,甚至绝望自杀;有的已经传道多年了,因为还没有重生的凭据,就灰心了,不事奉主了;有的人整天整夜禁食祷告,但得不着重生凭据,结果消极悲观,很 多严重后果都产生了。原因在哪里?就是在带领的人不懂得事奉神的法则。他要担当何等重大的责任!

 

弟兄姐妹,不要想你教会里只有几十个信徒,或者是一二百个信徒。如果这几十个人被你带到错误里去,你想想看,将来你怎样向神交账?

 

大改教家马丁·路德讲过一句名言:“不论你学问有多么大,如果没有蒙神呼召的话,应当逃避作传道,像逃避地狱的火一样。”

 

当 我起初读到这一句名言的时候,我不佩服。怎么讲这话呢?马丁·路德太不属灵了!我们要鼓励人传道──越多越好。没有传道的,福音怎么传出去呢?他怎么叫我 们逃避作传道像逃避地狱的火呢?但是一天一天、一年一年地走过来,我不得不服下来说∶“主啊!这是对的。如果没有蒙神恩召而是我自己热心工作,何等危险! 地狱的火不烧我的话,我也逃不掉天上的烈火。”

 

所 以,蒙召的问题要首先解决。这不是要你灰心丧气。你说∶“我没有蒙召,我就不传道吧!”不是这个意思。要回忆一下,你走这条道路──十字架的道路、事奉神 的道路、救灵魂的道路──是谁叫你走的?是你的父母劝你的?是你的教会鼓励你的?是你看了哪本伟人的属灵书籍以后里面受了感动?宋尚节博士大有能力,一讲 道,很多人悔改、神与他同在,所以你要学习他?贾玉铭是个神学家,写了那么多书,办了神学院,你也羡慕?这种错误思想,要赶紧求主的宝血洁净。我常常说, 基督的军营里面没有一个志愿军,绝对没有!这是前辈的经验告诉我们的。他们没有一个说∶“我是自告奋勇,不怕苦、不怕难,放弃世界跟从主走的。”是主呼召 他们的。

 

这几十年的苦难叫我看见,我不是那样坚决地跟从主,而是光想当逃兵的。但是神的手把我抓住了,我跑不掉。要想不跟从主,那不行──早在母腹里面神已把我的路预定好了,再苦再难也得跟从主。不是我拣选了神,而是神拣选了我。

 

有一天,我遇见一个小姐妹,她为着一件事受挫折了。她对我说∶“叔叔啊,我灰心到极点了,我不想再这样传道了。”

 

“不是你今天灰心,你早已灰心了。”

“我想找个地方好好住下来,不想工作了。”

“你回家去吧!在家里住,和你父母在一起住。”

“你怎么这样说话?”

 

“我讲的是真实话。我问你∶你为什么要灰心?谁叫你作传道的?谁叫你跟从主的?谁叫你离开父母的?谁让你放弃社会上的工作的?是你自愿,还是主把你抓住了?”

 

但她是一个真正蒙召的人。过了一段时间,她说∶“哎呀,我真错了!不是我要跟从主,是主把我召选了。”

 

一个蒙召的人可以一时有软弱,但总是不会离开主的道路。如果没有蒙召的经验,恐怕你跟着跟着,即使不灰心,也会走错路。

 

我 再讲一个见证∶有一次,我收到一个老姐妹的一封信,请我去医院里看看她病重的弟弟,叫我去安慰、劝勉他。她弟弟是什么人呢?他是五十年代北京清华大学的毕 业生,是个很有地位的人,但又是个很刚强的基督徒。在他青年时期,很为主发热心,在大学里领了不少人归主,组织了一个团体,在一起事奉主。他不但在本校, 还在北京大学里面,领了一些人归主,把两个大学的同学集中在一起事奉主。到了1957 年,他当然是“反右”对像了,被关了起来,一直关到1979年。在这二十多年中,他在思想∶“因为我是基督徒,就把我关起来,等有一天我能出去的话,显显 身手叫你们看看,基督徒的聪明不比你们差,道德不比你们差,工作能力不比你们差。我要干出一番事业来,叫你们看看我这个基督徒的能耐。”

 

果 然不错,释放以后,他回到原单位,靠着自己的聪明,两个月一个发明,三个月一个发明,地位很快升得很高。在北京开会时,他照样坚持他的信仰。一桌人在一起 吃饭,他祷告谢饭;开小组会,他先祷告,然后发言。我们想,这个弟兄真刚强,真荣耀主,是个很得胜的基督徒,没有人能动摇他的信仰。他处处都把基督摆在前 面,叫人知道耶稣是救主。

 

这 次他从北京开会回来,在飞机上受了风寒,就感冒了,到家以后,病倒在床。感冒不是大病,可就是医治不好,持续两个多月后,变成重肌无力症。就是说,周身的 肌肉没有力气了,眼睛也不能睁,嘴巴也不会动,东西放在嘴里也不会嚼,因为肌肉无活动收缩能力了,甚至把牛奶、高级营养的东西灌进去,也不会吞咽。当然, 政府对他特别照顾,用飞机送他到某市最高级医院,请最高级专家会诊。可是医生一看这个病,就说∶“我们没有办法。已经有三个人得了这种病,都没有治好,都 死了。”

 

就在这时,我去看他。他神志很清楚,就是讲不出话来。嘴巴略微动一动,没有声音。过了一个多小时,他就用眼睛示意,他妻子懂得是叫我,我就把耳朵贴近他的嘴唇。他声音轻得不能再轻,断断续续地背“他既然爱——世间——属自己——的人,就——爱他们——到底”(约13:1)。

 

这半节圣经他就背了两分半钟,他的眼睛流出了泪来。他眼睛一流泪的时候,他的妻子就非常高兴,因为从生病到现在,他的眼睛不会睁,更不会流泪;既流出泪来,就知道圣灵动工了。

 

当 我第二次看他的时候,他能够发出微小的声音。第三次见他时,他就对我说∶“弟兄啊!这几十年来,路走错了!我不懂得什么叫事奉主。感谢主,他给我一场恩典 的病,使我认识到事奉主不是凭我的刚强,凭我的勇敢,凭我的血气。我在单位里面工作,已经三年多了。我这样好的表现,没有救出一个灵魂,没有一个人因我而 信了耶稣。我是完全在外面摸索,不懂得神的心意啊!我心想∶主若把我的命留下,我的身体好了以后,我要重新再奉献,让主指示我当行的道路。”

 

又过了一两个月,我又去看他,他说∶“病好多了。如果我能回到家里,我一定要做一个明白主心意的基督徒,放弃一切地位、名利,服在神的权下。”

 

感谢主!主医治了他。他回家以后过了两三个月,就写信给我说∶“弟兄啊!按人看,我为主坐监二十多年,又工作了好几年,又有这么高的地位,可我没有领一个人归主。而今天,在我周围已经有十几个人信耶稣了!我们经常在一起唱诗、祷告、事奉主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

慕圣 中国大陆老传道人;著有《上山之钥》一书。“中国福音大会2003”讲员。

=================

您若有任何问题,可以直接回应或评论。“生命季刊公共微信平台牧师团”将为你解答疑惑。

生命季刊微信:

cclife2013gmail

 

    本文选自作者的《上山之钥》一书。《上山之钥》为“中国大陆圣徒见证事工部”(CCTM)出版,如订阅此书,请联系:P.O. Box 292, Alhambra, CA 91801, USA电话:(626)281-5781;传真(626)289-6414;Email: weiszu@juno.com,Web site: http://www.cctmweb.net.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本刊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。欢迎转载。转载本刊电子版文章时,敬请注明文章转自www.cclifefl.org,并请注意在转载时,不得对本刊文章进行任何删改。本刊的印刷版(Printed copies)图文并茂,印刷精美,欢迎个人或团体订阅。请参考回应单。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,请先征得本刊书面许可。

    本网页由生命季刊设计维护,请尊重本刊版权。